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友谊——《泪衍红楼》读书笔记

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友谊——《泪衍红楼》读书笔记

异性之间,相互欣赏,心意相通,相知相惜。人世间有这样的感情吗?有!红楼贾宝玉和史湘云就是。

第21回,贾母娘家的孙侄女史湘云来了。大说大笑:“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顽,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湘云大舌,把“二哥哥”叫成“爱哥哥”,喊得好亲切,好天真,好娇艳,好有味道啊!这朵“也宜墙角也宜盆”的海棠花,这个“绣绒残吐”、口角噙香的女孩诗人,一出场,就逗人喜欢啊!

宝玉来看湘黛,她俩起床。湘云洗了面,翠缕便拿残水要泼,宝玉道:“站着,我趁势洗了就完了,省得又过去费事。”说着便走过来,弯腰洗了两把。紫鹃递过香皂去,宝玉道:“这盆里的就不少,不用搓了。”再洗了两把,便要手巾。翠缕道:“还是这个毛病儿,多早晚才改。”宝玉也不理,忙忙的要过青盐擦了牙,嗽了口,完毕。

用美女好友的洗脸水洗脸,异性友谊到这个地步,难能可贵。这又是曹雪芹的神笔。一般读者难能理解。

水是情感之媒介,能相互传递感情神情智慧。宝玉用湘云洗过的残水洗脸,水能把湘云的灵气传给他,是在享受这种灵的相通之乐。

宝玉又再三要求湘云替自己梳头。湘云只得扶过他的头来,一一梳篦。在结发时,发现原先的四颗珠子只三颗了。问他,宝玉道:“丢了一颗。”湘云道:“必定是外头去掉下来,不防被人拣了去,倒便宜他。”宝玉不答,因镜台两边俱是妆奁等物,顺手拿起来赏玩,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因又怕史湘云说。正犹豫间,湘云果在身后看见,一手掠着辫子,便伸手来“拍”的一下,从手中将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

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友谊——《泪衍红楼》读书笔记.jpg

这种孩子式的异性相吸,相亲,至乐,至趣的场面,在其他小说中是看不到的。是谓天趣。

虽已末世,贾府还有点儿繁荣,宝玉和湘云有这么可贵纯真的友谊;到了贾府败落之时,从宝湘二人的关系和性格来看,这种纯真的友谊还应该有,且更为可贵。但通行本及其他续书都没有写。女孩张媛的《泪衍红楼》写了,特犯不犯,写得很到位,很奇特,很感动人。

第107回,宝钗和宝玉结了婚,发生了观念冲突,宝钗劝宝玉走“学而优则仕”之道,宝玉不听而出家,到处“白骨露野,饿殍铺道”,寻不到当和尚的地方,游荡在深山,偶然遇上了久别的史湘云。湘云的丈夫远征在外。她在夫家守他,受尽辛苦,难受婶母虐待,逼她嫁人。她誓死不嫁。婶母不准她吃饭,柴房挨饿,雪天罚跪,已是家常。“诗人例穷苦,天意遣奔逃”*,不得已躲进山中,找了间破茅屋,苎麻为衣,野菜当饭,木石为邻,山水为友。这一日,忽听得背后有人叫她“云妹妹!”转身细认,原来是宝哥哥。褴褛人对褴褛人,知友久别相遇,惊喜交集,二人相拥痛哭半日,互诉衷肠。“携手共栖茅屋之中,日夜高谈阔论,半点不知疲倦。”真是患难之交,情谊更深。二人同住同吃同宿。没有饭吃,携手下山讨饭。时逢冷雨天气,没有被褥,只有湘云纺的一床破草席,二人只得勉强合盖,后半夜冷的睡不着,天明到处借炭烤火。在这样艰难的境遇中,知友二人,性格相投,情趣相知,相互鼓舞,过着自由生活。俗语说,相识满天下,知音最难求,异性之间的知己知音,更是凤毛麟角。像宝玉湘云这样纯粹是友谊的坐怀不乱的异性知音,普天之下,几乎绝无仅有。怎样理解这种奇特的异性友谊呢?

说是凤毛麟角,绝无仅有,恰好承认它的存在。物以稀为贵,为奇,为美。文学写这种奇美,是大家手笔!

脂砚斋和戚蓼生说,一击两鸣,注此写彼,是红楼重要笔法。21回中大观园宝湘的纯洁友谊,反衬着宁荣国府的黑暗腐败。所以接着写贾琏多姑娘的肮脏场面,两相对照。女孩张媛承续曹雪芹意图,运用这种笔法,写的是宝湘异性知己的纯情,却含蕴着批判封建末世的滥情。

宝湘共栖的山中世界,虽然环境艰难,却是一个自由、真诚、和谐、淡名利、无争夺的纯情世界,恰似宇宙黑洞中的微光,漫漫长夜中的昙花,是人世间的最美,是地狱中的天堂,是大写人最难得的品格情操。这个纯情世界,与山外的专制、虚伪、窝里斗、功利物欲横流、乱色乱伦的滥情世界,构成鲜明的对照。

在这段情节中,作者特别深化了史湘云“英豪阔大宽宏量”的优秀品格。二人共栖的这个纯情世界,是由湘云一手建造的。她的逆商能力强,再艰难的环境压不倒她的独立品格。她,一方面,忠于宝玉的友谊,另方面,又忠实于自己的丈夫卫若兰。宝玉出家后,她孤身只影,千里寻夫,没有寻到,独身守节,正像茫茫太空最明亮的织女星,隔着银河,白首望夫。

女孩张媛,承续曹雪芹的创作意图,在红楼后部,深刻表现国府窝里斗的肮脏,又用上万字的篇幅,尽情描写黑暗中的最美境界,寄托对光明自由前途的向往,扣紧《红楼梦》的主旨,表明曹雪芹的创作意图,张媛可说是曹雪芹的代言人,真是超凡女孩啊!

*苏轼:《次韵张安道读杜诗》句。

女孩诗人、谋略家、改革家贾探春,她那双顾盼神飞的慧眼,能洞察社会兴亡的秘密规律,理家出师未捷,却屡遭挫折,穷途迷路,竟然上吊自杀,幸而获救。

英雄末路因何到这个地步?红楼读者可能感觉奇怪,不会有的事吧?却在张媛的《泪衍红楼》中发生过。

该书第97回:荣国府经济危机,贾母重病,凤姐患血崩危症,王夫人因女儿元妃死了,其兄王子腾被罢官,贾政停职看押,有力臂膀花袭人离去,而孤立失意。荣国府处在这种风雨飘摇之时,邢党头目邢夫人网罗了赵姨娘秋桐一伙,在“清君侧”离间花袭人首战告捷之后,发起了直攻王党大本营的战役:先气贾母;再用秋桐打头阵,毒言恶语连发炮弹,把凤姐击倒;再猛攻王党首领王夫人。贾探春上来抵御,邢夫人“你一个庶出的,有什么资格跟我理论”,用名分大棒,一棒打得贾探春晕头转向。又指使赵姨娘把王夫人推倒。邢党这一决定性的战役大获全胜。王党由此一蹶不振。

在这种形势下,曾经被称作“镇山太岁”的贾探春,“芳心一点娇无力”,上吊自杀,幸而命不该死。

贾探春这一自戕行为,初读时,我难以接受,疑惑是误笔。经过反复品读,联系全书,联系贾探春性格境遇的全部,思考历史,才领会女孩张媛的这一笔,不是误笔,而是胜笔,不禁拍案叫好!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被称作脂粉英雄。其实,贾探春的才能高过王熙凤。她治理荣国府,兴利除弊,挽救危机,团结宝钗李纨,政治清明,远胜于王熙凤的皮鞭管理。真正的脂粉英雄是贾探春。

“才自清明志自高”。贾探春雄心勃勃,要和男士比高,干一番出人头地的大事。但她有一个致命性的不足——庶出。

封建社会,是等级森严的身份社会。庶出,是低人一等的受到歧视的身份。

在封建社会,人的高低贵贱,不是按照人自身的品德才能,而是取决于人的不同身份。贵族官长,不但自身高贵,其子孙后代也是高贵的,不管自身品格如何,都可以世袭父祖官位。贾赦贾琏贾珍,流氓淫棍也,可以获得将军、同知职位或名分。出身低贱的人,任凭你“心比天高”,也是低贱。《红楼梦》中的奴隶们,有才智者多多。如男仆兴儿,聪明深察,议论凤姐钗黛,到位中的,充满智慧幽默,具有外交家m.simayi.net管理家的出色才智,但他是奴才,当着凤姐的面,他只有下跪听命的份儿。又如女仆鸳鸯,是贾母赏识富有才华的女儿,她那篇针对贾赦的“抗婚”誓言,面对权势淫威,威武不屈,铁骨铮铮,连“宝皇帝”也遭她的诅咒,真是胆识顶天。但她永远只是低贱的丫环。在那样的等级森严社会中,身份低贱要想显现自己的价值,难啊!

但,人往高处走。许多身份低贱的人,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好些,再好些,就必须让自己的身份高些,再高些。怎样高法呢?办法多多。或努力增添自己的实力;或拉关系,结亲友,攀高枝;或损人利己,搞不正当的作业。吕蒙正出身以乞讨为生,由于个人天赋聪明,身住破窑,发奋读书,后来做了宋朝宰相。贾雨村出身破落地主,流落在葫芦庙依靠小和尚化缘为生;由于他的发奋和善于拉关系,终于考中进士,出人头地。破落户傅试,为了做官,千方百计投靠讨好贾政,做了门生,由此当上了通判小官;并不惜把自己的妹子傅秋芳作往上爬的资本,等待时机往更高升爬。丫环花袭人则努力恋结贾宝玉,投靠王夫人,争取做宝玉的姨太太。

贾探春是贾政的妾赵姨娘所生,是谓“庶出”。妾的身份卑贱低微,与奴才同等。庶出的女儿,同样低贱受歧视。但贾探春才大志高,非一般女儿可比。而正是这个“庶出”名分,阻碍着贾探春理想的实现。为此,她千方百计,挖空心思,竭力要摆脱消除这个该死的“庶出”名分。为此,她不认自己的亲娘,叫自己的亲生母亲为“姨娘”,认王夫人为母亲,在公堂之上,当着众人的面,否认赵国基是她的舅舅,而称早升了九省检点的王子腾才是她的舅舅;她处处和自己的亲生母亲赵姨娘保持距离,甚至作怼。她用政治家的态度和手腕,把这种做法推到了极端绝情的地步。为此,她,作为女人,可以放弃生命的一半——爱情:她从不谈情说爱,处处仿效男儿;她的房间不是闺房,而是大男士书法家的书房;她努力从事仿效男人事业,努力做好大观园改革,想以此博得好名,为消除自己的庶出身份而创造条件。然而,智极即愚。她“庶出”的身份,是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任你怎样努力想推倒它,怎么可能?倒是起到一个相反的作用。在她的政敌邢夫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可以致贾探春于死命的软肋。邢夫人是一个恶毒有谋的女人,平时她隐伏着真实面孔。到了关键时刻,她跳出来兴风作浪。在这场邢党大袭王党的大战中,探春的靠山王夫人大受损伤,亲生娘成了敌人;她的理想毁灭了,经过种种努力要上青云,结果又跌落在地,遍体鳞伤。红楼头号脂粉英雄,落此败场,有何面目立世?正是在这种情境之下,穷凶极恶的大敌邢夫人,“庶出”的名分大棒闷头袭来,能招架得住吗?....

探春,身份的悲剧。作者:祝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