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在革命》读书笔记及读后感2000字

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内在革命》读书笔记及读后感2000字

我承认在准备翻开《内在革命》这本书时我是毫无期望的,我打算拿它做一道不算难吃又好消化的开胃菜,以此开始一年的读书盛宴,但它确实给了我惊喜。

作者如她所说,站在了读者的眼睛和这一页之间,她真实的分享甚至是剖析了她人生中最不愉快的经历,给读者以治愈与警醒。但是作为一本成长类读物,这本书还是出现了普遍性的自我感动,伴随着冗长的故事和范例、摘取的诗歌与句子,营造了一种温馨而圣洁的氛围,语言间刻意的教诲多于清醒的讲述,很遗憾的缺失了平实而令人动容的力量感,因此我更愿意把它称为一本工具书,读者要足够的明晰和冷静才能更好的把这本书应用到自己生活里。

对我而言作者的言语真实多于真诚,无遮掩不等于真实,真实也不等于真诚。真诚需要技巧,敞开亦需要克制,让别人相信你所搭建的世界是一种迷人而神秘的能力,有时不够真诚是因为不够完整,只能呈现最白或最黑的一面,但无法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事物保持谨慎。

很多作品都是通过放大个人的生活去表达自己的观念,但这需要深厚的认知与写作能力,把自己的生活写出来和表现自我的生命力是两种概念。无论生活还是作品,厚积薄发往往最令人动容,就像我喜欢的作家史铁生,他揭晓一切,却从不挥霍文笔。一个人,深深感受着命运降临给自我的痛苦与喜悲,直到这种难以承受的力量冲破茧去看到更大的世界,他抛掉沉重的自我,化作轻盈而灵动的双翼,困难而又极其美丽。

我不喜欢快餐式的文字,就像喝进碳酸饮料一样,一瞬间冲过食道,感觉清爽和刺激,文字也同样可以让人感到刺激,他们的确符合这个高速和缤纷的时代,但我们跟随时代,并不附和时代,而是更真实的喜欢和讨厌这多样共生的世界。

《内在革命》读后感2000字.jpg

除开这些对于写作的随想,《内在革命》的主旨是觉醒,作者认为生活中真正的冲击不是我们没有达到预想中的目标,而是未曾预想到的遭遇,遇到这些问题时,我们如何学会去面对、分析和解决,在前进的过程中我们如何放手,从痛苦和失去中获得能量与智慧,让自己睁开心灵的眼睛。

人们一直在经历和化解一些自以为不会遇见和自以为无法面对的事物,我们相信我们能预见,却不愿相信我们已经知道,对自己诚实意味着我们有高于自我的意识,欲图掀开蒙昧和恐惧的面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通过心理学、社会学客观的面对和挖掘自己,锻炼、培养自控力和责任心来帮助自己超越自我。活下去越来越发觉生存是一种技艺,一种认识自己、提升自己、适应世界的方法与技术,也是一种释放灵魂深处的自由与美丽的艺术。

有一件事我很赞同,如作者所说,我们的上一辈和上上一辈,他们从来没有期待完美,而是去承受,所以他们承受住了,而我们这一代失去了忍耐力,“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消除疼痛、不适及缺失感”,我们开始变得贪婪、软弱和缺乏毅力,不断寻找捷径,逃避真实。这本书中m.simayi.net有各种小寓言,我们未尝不希望现实如寓言一般,通过犯错误找到一次性的真理,然而这种功利的想法是具有蒙蔽性的,生活唯一的真相就是没有正确答案,即使我们经历了考验,即使我们获得了经验,我们仍然还是会不断失败、不断遭遇,我们必须像战士一样接受洗礼。

书中很多言语每次回看仍能戳中读者的内心,我大爱其中的一段话:“虽然情人的谎言与不忠让我受伤,但对我伤害更大的,是自己拒绝承认内心真实的想法;虽然敌人的危害与阻挠打击着我,但对我打击更大的,是自己任凭这些黑暗力量将恐惧填满内心,任凭自己畏惧退缩;虽然别人不公平地将赞誉、金钱、想法和机遇从我身上夺走,让我损失惨重,但让我损失更惨重的,是主动忽视和放弃这些我需要和应得的一切。”其实每个人都从不乏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在社会中,尤其是中国社会中,我们有太多“不好意思做的”,“这么做也没用的”,“大家都是这样的”,我们被抹的混沌,变成了一个符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遗忘了自己,渐渐变得迟钝和迷茫,好像没有特别想做的,其实这样也可以,也许我们“应该”这样去做......,马丁路德金有这样一句话:“当我们对重要的事情也保持沉默的时候,我们的生活便走到了尽头。”即使在写书评的过程中,我在生活里仍在为不违背内心而挣扎,比起世界,自己在禁锢着自己,而这本书的意义就在于此吧,我们需要被戳中,我们需要保持清醒、警惕甚至是疼痛。尽管光阴、青春、时代都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尽管我们也随之流动,在成长、改变、老去,但有时在这如梦的生活中我们恍然惊醒,周围的人行色匆匆,有些人看起来失魂落魄,我们静静站在流动的人群里,感觉有点孤独,感觉有点恐惧,却又感觉好极了。

我一直在寻找自己,感受真实的自我,我没有找到答案,但我找到了问题,当我不确定时我会问自己:“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我相信这个问题从来不会欺骗自己,但有时的确会戳伤自己。

《内在革命》的最后一章引用了心灵导师拉姆达斯的一段话:“一开始,我以为我毕生的工作会是心理学;后来,我以为会是幻觉学;再后来,我又以为会是将东方哲学传递到西方来......其实我现在在做的便是我毕生的工作,无论我做的是什么,哪怕只是在窗边坐着。”

去做一个自己喜欢的自己,我相信是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向往,但是这种深刻的渴望却常常吓得我们百般遮掩、试图遗忘,我们宁可做个路人都喜欢但自己并不喜欢的人,我们宁可选择做一个人而不是做自己,我们宁可选择让内心失望并忽视这种失望。

问题一直都会在那里——你喜欢自己吗?但问问题不是为了找到答案,是为了找到自我,无论你在做什么,还是什么都不做,你都是你自己,也许世界还有很多你不喜欢的,也许世界还不够喜欢你,但你喜欢这样的自己,享受自己存在的方式。作者:B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