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奴役之路》读书笔记及感悟2000字

《通往奴役之路》读书笔记及感悟2000字:

在历史的浪潮中,大部分人难免被时代裹挟着,难以窥其脉络,但总有人能从时代大潮中窥视本质,哈耶克便是其中一位。20世纪四十年代初,世界刚刚从大萧条所引发的灾难中走出,却又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漩涡中,法西斯主义和极权主义思潮甚嚣尘上,自由主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不失为一个警钟,在那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代,通过对时局清醒的认识,对经济制度严谨的分析,向学届、政届和人民阐明,计划经济之路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在这本书中,哈耶克用简洁而深刻的语言论证了很多内容,核心思想为市场经济是当前最有效率且最为理想的资源配置体制,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则是与法西斯主义相似的奴役之路。而在对于自由主义的讨论上,有不少概念的关系需要settle。比如法治是什么?法律在自由主义体制下是起到怎样的作用?政府是否完全没有作用?如果有,作用是什么?放任自由就是自由主义的手段吗?如果不是,那怎样的自由的度才是合适的呢?竞争市场里的垄断现象如何看待?竞争市场上的“计划”无法避免吗?

把这些问题联系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哈耶克对现代法治社会的基本构成是这样认为的:政府遵守预先制定的规则并依靠规则来管理和治理社会,而个人和企业在市场机制中自由地参与竞争,这才是一个良序法治社会运行的基本原理。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哈耶克认为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密切相关,且前者构成后者的基础。他发现,在德国极权主义时期,西方社会已经逐渐偏离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的基本理念,这将限制个人自由、摧毁人们的责任感和积极性。同时他也认为,私有财产制度是自由最重要的保障。当时许多人认为消灭私有财产达到社会收入的平等,缩小收入差距就是公平,而哈耶克十分反对这种看法。他认为,这种行为阻碍了本应致富的人的致富之路。总而言之,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重视经济自由和私有财产制度,给了自由最重要的保障。

《通往奴役之路》读书笔记及感悟2000字.jpg

现在可看看哈耶克是如何解决前文提到的问题。首先看看哈耶克对自由主义和自由放任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哈耶克认为,“自由放任”理念是对自由和法治的最大危害。我们会发现,“自由放任”几乎可以说是无政府状态,让市场自生自灭,完全不进行任何的监控和管理。这种“自由”是表面的,肤浅的,教条的。而自由主义的“自由”体现在本质,而非表面。它的最终目的,是实现竞争的有益运行,尽可能运用竞争力量作为协调人类生活的工具,而在达到这个最终目的的过程中,不反对,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强调一种精心考虑的法律框架。哈耶克指出“竞争要得以运行,不仅需要组织起某些足够的制度和机构,如货币、市场和信息渠道等(其中有些是私人企业未能提供的),而且尤其依赖一种适当的法律制度的存在,这种法律制度的目的在于既要维系竞争,又要使得竞争尽可能有利地发挥作用”。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自由主义绝不是放任自由,而是一种以最大程度发挥竞争作用为目的的、以法律和其他designed机制作为辅助的制度。

因而我们很自然地提出下一个问题:法律和政府的角色是什么呢?哈耶克认为,在自由主义下,法治并不意味着政府通过法律来控制人民的社会经济活动,而是法律作为一个约束力,既约束人民,也约束政府,以期达到最有利经济社会发展的竞争模式。也许有人会说法律的出现就是一种force,与自由相悖,然而一个没有法律,不存在法治的国家并不意味着自由,而是意味着政府的行为不受任何power或事先规定的规则的限制和制约。读后感m.simayi.net有趣的是,哈耶克特别强调,当权者通过法律作为手段来治理社会叫“rule by law”,而政府和公民共同受法律约束则称“the Rule of Law”。前者,法律是伴随,是附属,是工具,是手段;而后者,法律是主体,甚至可以说是动作“rule”的发出者。通过这两个短语我们可以看出,哈耶克认为,在自由主义思想中,法律在某种程度上是正义和公平的代表和保障,法治之下才有真正的自由。

还有一个需解答的问题是民主与计划的关系。哈耶克认为,一直备受重视和推崇的民主应该走下神坛。民主是实现自由与保障社会安定的一种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他主张“不要把民主视为神灵”,但并不是说民主不重要。他警告说“在一个非常整齐划一和由教条主义多数所支配的政府统治之下,民主政府可能和最坏的政府一样暴虐”,因为“在一个专制统治下往往比在某些民主制度下有更多的文化和精神的自由”。而在探讨民主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关系时,他引用了1848年法国制宪会议上托克维尔的一番话:“……民主在自由中寻求平等,而社会主义则在束缚和奴役中寻求平等”。

《通往奴役之路》探讨的主要就是一个问题:政府和市场、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将去向何方?计划经济是政府主导,以“共同利益”为趋向的有计划的运行模式,而自由主义则倡导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放手。因为第一,“共同利益”是一个天真的说法,人们实际上都是利己主义的,因此利益有千千万万种影响方式;第二,竞争才是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方式,而在达到这个目的时,需要法治作为自由的保障,约束人民,也约束政府。

在计划经济呼声高涨,自由主义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时,哈耶克能有如此洞见著就此书,不由得让人心生敬佩。果然优秀的学者,离不开长远的目光、打破常规的勇气和过人的魄力。而我们也有幸可从其著作中得到滋养与启示。作者:崔文懿